今晚开什么特马 资料

《水浒传》中杀人越货的孙二娘能算好汉吗

发布时间: 2021-02-12

    □ 郝铁川

    中国古代法律文化有两条主线:一是以“三纲五常”为核心的专制主义思想;二是以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为特点的无政府主义思想。后者发展到极端,就是把杀人越货的人也视为好汉。本文就以《水浒传》中一百零八好汉之一的孙二娘为例加以说明。

    孙二娘是《水浒传》中菜园子张青的妻子,外号母夜叉,在孟州道十字坡与张青开酒店卖人肉。她见了武松就热情相邀:“客官,来这儿坐坐。本店有好酒、好肉,好大馒头!”武松让她把酒和肉端上来,孙二娘又推介说:“还有好肉大包子。”孙二娘端上酒、肉和一笼肉包子,武松掰开一个,看出破绽:“酒家,这馒头是人肉的,是狗肉的?”孙二娘说:“客官,休要取笑。清平世界,荡荡乾坤,那里有人肉的馒头,狗肉的滋味。我家馒头向来都是黄牛肉做的。”

    武松说:“我行走江湖,多次听人说:大树十字坡,客人谁敢从那里过?肥的人被切做馒头馅,瘦的人被扔去填河!”孙二娘矢口否认:“客官,那得这话?这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武松又问:“你若有什么好酒,请让我们吃几碗。”孙二娘说:“有些十分香美的好酒,只是浑些。”武松说:“越浑越好。”孙二娘端来浑色酒,武松看了说:“这个正是好酒,热吃最好。”孙二娘说:“我烫一些给你吃。”等孙二娘转身离开,武松立马把蒙汗酒泼在僻暗之处,并假装喝了酒,赞扬说:“好酒!还是这个酒带劲!”

    孙二娘到厨房里虚转一遭,便出来拍手叫道:“倒也!倒也!”押送武松的两个公人感到天旋地转,扑地便倒。武松也双眼紧闭,假装扑倒在凳边。孙二娘便叫:“小二、小三,快出来!”小二、小三先把两个公人扛了进去,孙二娘便来桌上拎起那武松的包裹和公人的缠袋,用手捏一捏,知道里面有些金银,得意地大笑道:“今日得到这三个行人,不仅能卖上好多天人肉包子,还顺手得了这么多银子!”小二、小三抬不动武松,孙二娘骂道:“你们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吃酒,全是没用的废物,还要老娘亲自动手!这个鸟大汉这等肥胖,好做黄牛肉卖。那两个瘦蛮子(衙役)只好做水牛肉卖。扛进去先开剥这家伙!”她解了红绢裙子,赤膊着,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。武松就势抱住孙二娘,两三下子就制服了孙二娘。恰在这时,孙二娘的丈夫菜园子张青回来了,他认出了武松,马上求饶。

    张青毫无内疚地告诉武松,他们夫妻二人在这里开店,专等客商过住,用蒙汗酒骗客人喝掉,然后将人体上的大块好肉当做黄牛肉卖,零碎小肉做馅包馒头。鲁智深也从这里经过,孙二娘见他生得肥胖,酒里下了些蒙汗药,扛入作坊里。正要动手开剥,张青恰好归来,见他那条禅杖非同一般,就用解药救了鲁智深。

    张青还告诉武松,不久前,孙二娘还麻翻杀了一个头陀(托钵乞食的僧人),张青回来时,孙二娘已把头陀卸下四足。母夜叉孙二娘向武松解释道:“我本来不想杀你,但看到你的包裹沉甸甸的,觉得里面肯定有不少银两,因此一时起意。”武松说:“我是斩头沥血的人,何肯戏弄良人。我见你的眼紧紧盯了我的包裹,就对你起了疑心,因此,故意说些挑逗你的话,刺激你下手。你的那碗蒙汗酒,我已泼了,但假装中毒。你果然来要杀我。反被我一时拿住了,嫂嫂休怪。”

    张青大笑起来,请武松到后面客席里坐定。武松道:“兄长,你先把那两个公人放了吧。”张青引领武松到人肉作坊里参观,只见墙壁上绷着几张人皮,梁上吊着几条人腿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们便可以总结出孙二娘杀人越货的特点:第一,她杀人不具有革命性。即:她不是专杀贪官污吏、豪强劣绅,而是以胖瘦为标准,专挑肥胖的杀,“肥的人被切做馒头馅,瘦的人被扔去填河”。第二,她杀人成性,不是偶尔为之。她看到鲁智深肉肥膘壮,就动了杀机;她看到一个头陀“生得肥胖”,便动了杀机。所以,武松多次听人说:大树十字坡,客人谁敢从那里过?第三,孙二娘专以色相勾引客人上钩。她平日里“系一条鲜红生绢裙,擦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钮”,荒郊野外的酒店,一个女人“擦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”,意在勾引强壮男客,还不昭然若揭吗?

    对孙二娘的这种行为,不管是按照犯罪构成的四要件说,还是三要件说,古今中外的法律都可以定她三个罪:第一,故意杀人罪。第二,盗窃罪。她不是谋财害命,而是以杀人、卖人肉为目的,然后对被害人的银两顺手牵羊,窃为己有,因此,可以单独定个盗窃罪。第三,生产、销售伪劣商品罪。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犯罪故意,一般具有牟利的目的;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生产者、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、掺假,以假充真、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行为。孙二娘以人肉冒充牛肉,当属“以假充真”无疑。

    值得我们思考的是,古今中外都会被视为犯罪嫌疑人的孙二娘,怎么数百年来却被一些国人当成“好汉”来欣赏呢?只能说明,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一种无法无天的潜在意识,儒家“天地之间人为贵”(南宋著名理学家真德秀)没有入脑入心。1980年8月,邓小平同志在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・法拉奇采访时说过,我们这个国家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,缺乏社会主义的民主和法制。同年同月,邓小平同志在《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》讲话中指出,旧中国留给我们的,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,民主法制传统很少。所以,近年来,党中央积极推进“法治社会”建设,诚属建设法治国家的重要之举。


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 香港挂牌图| 挂牌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www.588277.com| www.655501.com| 香港正版挂牌生肖| www.73468.com| www.4029a.com| www.137777.com| 财神爷高手论坛| www.hk543.com|